您的位置:主页 > 珠宝玉石 >

二哥能耐大

时间:2015-09-20 02:56来源:未知 点击:

  二哥在单位跑供销,山南海北到处转,三教九流一统识。二哥的能耐初次显现是应在为舅舅盖新屋上,但我至今也没弄明白二哥为何要为舅舅盖新屋出那么大的力,个中起因缘由无从考证,只记得母亲甚为高兴,我则跟着二哥向前冲。
  
  记得一日傍晚,二哥找同学开来一辆跃进牌大卡车,我们一行十几个小伙子坐进车后斗就上了山。夜黑黑的,路颠颠的,风呼呼的,人奋奋的,当车蜿蜒而上停在悬崖边的时候,我们看到的是一面被人工开采成绝壁的石墙,石墙下面是成堆成堆的大石块。二哥与司机过去跟一个人说了几句,递了两盒烟,那人吩咐了一下就走开了。二哥招呼我们下车,又得意地对我们说:装车。石块大小有半方到一方不等,重量也有小百斤。搬石块叫背石头,还有一定的程式:一人搬起一块石头,另一人背过身来,双手向后张开,那人轻轻把石头发到你的背上,张开的双手抓紧石头弯腰前行,这样的好处就是大石头掉在地上也砸不到脚。走到车上之后一个转身一放手,石块 咣当 一声巨响落在车厢里。开始时咣当咣当地扔石头把司机心疼的直吆喝,后来石头盖住了箱底就好多了。一会儿,就满车了,走。我们爬上后车厢, 坐好,抓紧了 ,随一声口令大卡车呼一下子到舅舅家了。可能这样来回拉了有三四趟吧,最后一车都后半夜了,把大伙累得,直不起腰来了。舅舅舅母连夜擀了大白面饼,煮了一脸盆鸡蛋,我们白饼卷鸡蛋吃了个满口。刚吃饱,舅舅又去敲开小卖部拿了一条 白杜鹃 牌过滤嘴香烟,有吃有喝还有抽,他们都很高兴,可二哥没把烟分我一盒。后来拉沙子拉石灰拉水泥拉砖拉檩条没再用我,盖屋时也没用我,算账的时候也没用我,据说花钱不多,二哥给舅舅省下不少钱,就砖是买的,其它都是偷着找人拉的。那会儿盖屋也没有人工费,每日三餐外加一包烟就OK了。
  
  这里二哥在帮舅舅盖新屋,与舅舅家相距三里之外的爷爷坐不住了。爷爷使劲地轮住棒,爷爷每天都往前庙方向看,爷爷逢人就说:前庙那亲家真养着好外甥了,俺孙子不来自己家翻盖屋,俺的孙子不给俺盖新房,去给姥爷舅舅盖新屋,哪里才是他的家啊,真是好外甥。砰砰砰,住棒在地上戳地砰砰响。
  
  二哥帮舅舅盖了四间新房后,二哥的能耐还在继续展示,他通过关系预付了一点款子,从机电公司赊借了设备,帮舅舅在新房里开了一间磨坊。这下可好了,舅舅从此成了磨坊主了,每次去舅舅家不是舅舅舅母头脸衣服一身白,就是婊妹头脸衣服一身白出来迎接。后来舅舅用开磨房挣的钱又盖了四间新房,据说磨坊没有管理好,家里人谁都可以去接活干,干完活挣了钱多是自己装起来自己花,不然挣得还多。
  

上一篇:神手与万能脚
下一篇:没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