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主页 > 品类选择 >

血玉挂坠的死亡召唤

时间:2015-08-07 12:51来源:未知 点击:
泰莉是菲尼克斯居民,她从小在这里长大,父母经商,拥有一家文化公司。在她24岁的时候,邂逅了哈佛心理学高材生韦斯特,两个人于2006年结婚。婚后,泰莉的父母将公司交给韦斯特打理,一家人过得其乐融融。
然而,幸福在2008年夏初戛然而止,韦斯特变得异常忙碌,很少回家,公司的老员工告诉泰莉,韦斯特和新招募的秘书蜜佛儿过从甚密,两个人一起出差的时候,甚至呆在一个房间。
一时间,夫妻俩的感情降到了冰点。泰莉没有质问韦斯特,因为当时家中也出了一些麻烦。泰莉的父母在新买的别墅中遇到了幽魂事件,老人受到了惊吓,身体状况急转直下。
2009年末,泰莉的父母在韦斯特的协助下,进行了多次心理疏导,依然无法摆脱恐惧,他们相继被诊断为精神病,被送进了精神病医院。大概是觉得妻子突然失去了世界上最亲密的两个人,韦斯特对泰莉的态度有所好转,重新变得殷勤起来,甚至还抽时间,和妻子去迈阿密海滩度过了一周的轻松美好的假期。
这让泰莉更加犹豫,是否追问丈夫和秘书之间的一切。2010年6月的一天,韦斯特从纽约打来电话,要妻子在书房抽屉寻找一份纪录片拍摄的合同。泰莉调转车头,向家的方向驶去。
泰莉在书房的抽屉里,找到了那份合同,同时,她还发现了一块翠绿的玉坠,以及一张拍卖行的拍卖单。
拍卖单据显示,这块玉坠是韦斯特在2009年1 1月,花费四万美元在拍卖行拍到的。显然,这是件送给爱人的礼物,韦斯特却从来没有告诉过妻子,他曾购买过玉坠等首饰。
这让泰莉有些发呆,她的思绪又飞到了蜜佛儿那里,难道,这是韦斯特送给情人的礼物?泰莉用力抛开心里的谜团,她将玉坠挂在自己的颈部,她要用这种方式,给韦斯特一个无言的警告,希望丈夫能自重。
6月18日,韦斯特回到家中,合同已经顺利签订,这是一笔不小的生意,他邀请了员工和朋友们来家里庆祝。当他看到泰莉脖子上的玉坠时,他的目光有些闪烁,不过,他还是给了妻子一个拥抱。
泰莉的厨艺出了名地好,不时有人钻进厨房询问今天有什么美食可以品尝。文化公司的老员工格鲁,兴冲冲地把头探进厨房,他的目光一扫,看见了泰莉佩戴的玉坠。格鲁小声地嘀咕一句,泰莉警觉地询问格鲁到底知道些什么。
格鲁压低声音说: 我看这块玉坠眼熟,好像以前蜜佛尔也有一块。 这话让泰莉的身体一震,她的猜测果然是准确的,这就是韦斯特当初送给情人的礼物。
蜜佛儿呢? 泰莉追问,格鲁有些慌乱地说: 蜜佛儿死了,死得非常奇怪! 接着,他慌乱地转身离开了厨房。
带着满腹心事,泰莉招呼着客人们准备开始美食派对,就在这时,韦斯特的好朋友里维斯匆忙赶来,他在泰莉对面坐了下来,他忽然像发现新大陆一样,开口问泰莉: 能不能把你的玉坠转售给我,我愿意出大价钱。 泰莉笑着摇了摇头,很快,尴尬的氛围被欢快庆祝的声音所取代。
次日上午,泰莉接到了里维斯的电话。里维斯提醒泰莉,她佩戴的那块玉坠,是一块血玉。如果泰莉不想出售,最好还是取下来收藏,避免遇到奇怪的事情。
泰莉很疑惑,她知道里维斯是个收藏爱好者,而且为人诚实,她忽然想起,韦斯特在去年年末的时候,购买了一些关于玉器收藏的书籍,还研究过一段时间。当时,泰莉以为是公司要做新的纪录片或者图书,就没有追问。
很快,泰莉就从书中找到了血玉的解释,根据记载,血玉原本是上好的玉器,过去的人认为,玉是至凉之物,能保人体不腐。由于长期和死人接触,有些上好的玉器会在漫长的岁月里被死人的精血侵蚀,在玉内形成血状的图案。这种玉便沾染了邪气,被称为血玉,如果有人佩戴的话,会被它慢慢吸走精血,人会变得虚弱,而玉则越来越红。
书中还试图用科学的理论解释血玉的独特 玉本身就是一种矿物质,里面含有大量的化学元素。血玉中逐渐出现的色变,就是物质产生化学反应造成的,这种化学反应,可能给人体带来伤害。
泰莉跑到镜子前,仔细端详自己胸前的玉坠。果然,她发现,翠绿的玉坠中间出现了一丝微小的暗红颜色,在雪白的胸前,显得十分扎眼。
傍晚,韦斯特带来了一名头发花白的老者戴勒姆,他告诉妻子,戴勒姆是来收购玉坠的。戴勒姆先要求泰莉将玉坠取下,然后手持放大镜仔细观看,他报出了五千美元的价格。戴勒姆判断出这是一块血玉,所以才敢拼命压价。遭到泰莉的拒绝后,戴勒姆神秘地笑笑: 等你们遇到麻烦想出手时,这个价格都得不到。
送走了戴勒姆,韦斯特有些焦躁不安,韦斯特点燃了一根烟,抽完了最后一口后,他将心事说了出来。正如泰莉推断,韦斯特和蜜佛儿曾经有过一段婚外情。这块玉坠就是两人在一次拍卖会上拍下的。自从佩戴了玉坠后,蜜佛儿原本健康的身体变得越来越虚弱,2009年末,蜜佛儿离奇死在家中。
情人死后,韦斯特醒悟过来,查读大量资料后,他发现了血玉的秘密,为了纪念蜜佛儿,他把血玉放在抽屉里,没想到被妻子发现了。
韦斯特紧紧抓住泰莉的手说: 我已经对不起你了,不希望你再出任何意外,我不能再承受失去你的打击! 泰莉的心软化了,她想了想说: 我决定把玉坠留在家里,只是我不会再佩戴。
2010年7月2日,韦斯特下班回到家,发现泰莉躺在冰凉的地板上,她面色蜡黄,整个人处于昏迷状态。韦斯特急忙把她抱到沙发上,轻轻喊着妻子的名字,良久,泰莉醒了过来,她陷入了巨大的恐惧当中。
虽然玉坠被她收进了抽屉,可她的身体状况却江河日下,以前精力充沛的泰莉开始觉得虚弱、疲倦,在早晨和下午会头晕目眩。最恐怖的是,泰莉经常有即将窒息和休克的感觉。韦斯特急忙联系了戴勒姆,可对方趁机提出一千美元的收购价,泰莉不能容忍这种趁火打劫,她建议韦斯特将玉坠藏到办公室。
韦斯特将玉坠锁进一个特制的小匣子,然后放进公司的保险柜,可是,古怪的事情还是发生了。几天后,韦斯特再次发现泰莉昏迷在客厅,暮色中,整个家都充满了诡异的氛围。他将妻子送到离家最近的医院,一番检查后,医生告诉他们,泰莉只是身体过度虚弱,医生还询问泰莉是否月经量过大,或者受过外伤,有些失血过多的症状。国家的路上,韦斯特和泰莉面面相觑,他们同时想起了血玉传说。
眼前的泰莉面色苍白,从汽车的后视镜里,泰莉看到自己的胸前有一块暗红色的痕迹,韦斯特急忙调头,驱车赶到公司,他颤抖着双手打开保险柜,玉坠静静地躺在红色的绒布上,在灯光的照射下,小半个玉坠已经被红色充斥。
泰莉被这诡异的一切折磨得彻底崩溃了,她蜷缩在办公室的墙角哭泣,嘴里还叫喊着: 不,那坠子里有魔鬼,有魔鬼! 韦斯特抱着妻子的肩膀安慰她: 别害怕,我们现在就丢掉它,把它丢到大海!
车刚在海边停下,泰莉就拿着那玉坠跑出车门,再没有一丝不舍,奋力向远处扔去,玉坠在空中画出一条抛物线,扑通一下落进海水里。解决了玉坠的问题后,泰莉心安了不少,韦斯特也开始忙于工作。
2010年8月初的一个午夜,韦斯特匆匆归来,他蹑手蹑脚地走进卧室,漆黑的卧室里,传出泰莉均匀的呼吸声。韦斯特从包里掏出了一个玻璃瓶,他扭开盖子,拿出一支画笔伸进瓶内,蘸湿了笔尖。
他打开卧室里的灯,半跪在床上,轻轻掀起泰莉的睡衣,没想到,韦斯特看见妻子的胸前又出现了一块红印,他一失神,手哆嗦了一下,瓶子和画笔掉落在了地上,顿时,一股刺鼻的味道弥漫开来。韦斯特急忙跑进卫生间,打开凉水管冲自己的头,希望冷水让自己清醒。
韦斯特再次回到卧室,他没再敢看泰莉的胸口,而是直接熄了灯,躺在她的身边。月色如水,让韦斯特觉得有些发冷,他没有注意到,泰莉微微睁开了眼睛,斜看了他一眼。
第二天清早,泰莉的脸色看上去好多了,她帮韦斯特准备好公务包,还在他的脸上亲吻了一下。韦斯特则显得浑浑噩噩,吃早餐时,他格外注意妻子的一举一动,他发现妻子胸前的痕迹消失了。
这个世界上有大多的未知,难道血玉传说是真的?能给人带来诅咒和厄运?韦斯特当即用专业的心理暗示,硬生生地掐断了自己的恐惧,他发动汽车开到菲尼克斯六号公路上,这是早上车最多,最纷乱的一段道路。包里的手机忽然响了,韦斯特放缓车速,一只手打开包拿手机。
入手是一阵冰凉,韦斯特急忙掏出它,一块通体散发着幽红光芒的玉坠出现在他的手中。韦斯特大脑一片空白。那些勉强压抑下去的恐惧瞬间爆发,等他意识到危险时,却发现迎面而来的是一辆大货车的车头。
阳光从小窗洒进太平间,韦斯特没有生机的身体,平静地放在担架上,被惨白的尸布覆盖。泰莉从包里摸出一个通体猩红的玉坠放在韦斯特的身侧,她眼睛里噙着泪花:一切都结束了,但她也心如死灰。
从这块玉坠被鉴定为血玉起,她发现,韦斯特前所未有地对她很热情。每晚回来,他都要带一些自己喜欢的零食和饮料,也就从那个时候起,她的身体就日趋衰弱。
起初,泰莉并没有对丈夫起疑心,直到她发现,韦斯特购买的每本玉石书籍,都有诡异的血玉传说,这种重复购买行为不像韦斯特的作风,泰莉就此产生了疑惑。泰莉也找过很多玉器专家,她得知了仿造古董的人使用的仿造技巧。
泰莉回忆起还在恋爱时,韦斯特无意中说起的心理干预,当时讨论这个话题时,韦斯特很得意地说,外行人才会认为心理学没有力量。但其实掌握了心理学知识的人,是最危险的杀手。
泰莉在家里寻找与此相关的蛛丝马迹,结果她发现了一张银行保险柜的存单,在打开保险柜后,她发现那里放着韦斯特写的日记。心理系学生韦斯特看中了她的背景,靠着泰莉父母的文化公司,他跻身到成功人士后,开始嫌弃这个自己从没爱过的女人,也嫌弃泰莉父母的管教。
于是,韦斯特设计用心理学知识,以一个 恶灵不散 的伎俩,让两个老人精神崩溃,接着在没有二老干预的情况下,设计了秘书偷情风波,想通过离婚得到一半财产。可他没想到泰莉对这段感情无比执着,竟然一直等他回头。
韦斯特只好装成浪子回头,一直到他在一个偶然的机会,看到了那块血玉,听说了血玉传说后,他毫不犹豫地买下了,想故技重施让妻子心理彻底崩溃,也被认为是精神病患者,从而失去对她那一半股份的控制,这样他就可以顺利吞掉全部财产。
为此,韦斯特甚至用蜜佛儿进行试验,用心理恐惧导致蜜佛儿崩溃,然后用慢性药物杀死了蜜佛儿。见到心理干预有效,他满意地开始了新布局,他故意让泰莉帮忙寻找合同,从而发现 藏 在抽屉里的血玉。里维斯和戴勒姆,都是韦斯特的刻意安排,他利用这些人来递增泰莉的压力。
在泰莉表现出崩溃后,他将血玉放入了办公室保险柜,而且通过油炸的手法,让它通体变红。然后,他开始在深夜里,用一些化学品在泰莉胸前留下可疑的痕迹。
泰莉的表现,让韦斯特越来越感到她已经深陷恐惧当中无法自拔,但是他万万没想到,聪明的泰莉对他起了疑心,竟然用相同的办法对付他。在他最后一次没有下手的时候,先在自己胸前制出了血玉的痕迹,在韦斯特心里埋下了质疑和恐惧的种子。
泰莉早在一家饰品公司定做了不少假玉坠,扔进大海的就是定做的替代品,而那个被韦斯特制作的通体幽红的玉坠,就在那时被偷梁换柱了。她知道,当手机响起,韦斯特从包里摸出手机带出那块熟悉的血玉时,一定会因为突如其来的恐惧而失神。
在菲尼克斯六号公路上,政府多次提醒,不全神贯注的驾驶非常容易出现危险!泰莉算准,血玉带来的恐惧和慌乱,会让韦斯特短时间内没有反应。
泰莉漠然的看着韦斯特的尸体,她无法原谅韦斯特对父母的伤害,走廊里响起泰莉离开时寂寞的脚步声,她只不过用一个工艺品玉坠,自己做的一块伤痕,就为父母讨回了韦斯特欠下的债。

下一篇:没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