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主页 > 价格实惠 >

卖我去美国

时间:2015-09-20 02:57来源:未知 点击:

突然接到方玮要去纽约的短信后,刚从老家返回上海的陈晓欣从租住的公寓火急火燎地乘出租车、乘地铁、再乘磁悬浮列车,一心想赶在航班起飞前截住这个情绪还像大学生那样容易冲动的方玮。当她赶到浦东国际机场时,恰巧从高架车站的天棚顶上看到泛美航空公司的波音客机从跑道上滑行升空。那架大型飞机倾斜着划了道漂亮的弧线,渐渐变成一只大鸟,变成一粒芝麻,接着就在视线中消失了。广播里传来柔柔的请乘客离开站台的提示声。陈晓欣看空旷的站台上只有自己一个人对着天棚发呆,知道是车站在催着清场,于是乘离自己最近的自动电梯下到地面。陈晓欣到服务台问清刚才起飞的确实是飞往美国纽约的航班后,随即买了张车票,乘当班的磁悬浮列车返回了上海市区。
到上海读本科考研加上工作已有8年,陈晓欣觉得自己已融人了本土文化。她感到上海样样都好,就是马路太弯曲了不好,那幢大楼明明就在眼前,却要绕老大一个弯才能进入。陈晓欣进入门厅时心里有点发虚,乘电梯上楼时一直想着见到了何静该如何应答。在忐忑不安中电梯已升到了八层,陈晓欣跨出自动滑开的移门,沿走廊一拐弯,看见事务所的两扇玻璃门的把手上挂着粗大的环形锁,心头又掠过一丝不祥之兆。她取钥匙开门,摁亮电灯,在事务所内逡巡一圈,办公设备都呆在老地方,唯独不见了方玮和何静。方玮去了美国,可何静去了何处?陈晓欣盯着屏风上镶嵌着中英文 方玮审计师事务所 铜字的前台接待员位置时突然一惊,方玮说到美国去筹款是借口,说不定是和何静同飞共赴 想到这里,陈晓欣就如抽去了骨头一般浑身发软。
她扶着墙壁走进里间,连鞋也不脱就把自己埋进沙发。等脸接触到柔软而温暖的皮面,她突然如受了委屈的孩子抱着了母亲,泪水滚滚流淌,拱动着背脊把沙发靠垫濡湿了一片。想自己待方玮真是一片痴心,当看到方玮踌躇满志地拿着博士学位从美国回到上海,她就毫不犹豫地和他同居,毫不犹豫地跳槽,把这几年所挣到的钱都拿出来,和方玮合伙开办了一家新的审计师事务所 俗话说砻糠搓绳起头难,好不容易租到了写字楼,好不容易把一切证照办全了,好不容易按方玮的美国标准布置妥办公室,又从以前任职的事务所挖来何静作前台接待员,终于能坐在通透亮堂的办公室里打电话联系业务了 往昔那些把 陈小姐陈小姐 挂在嘴上,把陈晓欣尊为神灵一般的客户们都哼哼哈哈的,对业务委托却毫不松口。陈晓欣还以为是事务所创办初始,客户对其不了解,还在很耐心地一家家打电话沟通信息联络感情时,是何静一语道破了天机。何静说是陈晓欣的老东家四处放风,说她是个见利忘义遇色忘友知恩不报毫无诚信的人,还说方玮在美国犯了什么事而潜逃回国 有了这些谣言在业内流传,她和方玮怎么还能接到单子?每当方玮陷入愁苦,她总是鼓励他力挺。如此熬过半年,熬到两人的口袋都瘪塌塌时,方玮扔下一副烂摊子不告而别,陈晓欣明白自己是被彻底抛弃了。
不能这么便宜了他,要追到美国去讨个说法,问他怎么就回避责任怎么就这么负心 想到这里陈晓欣坐起身,人盥洗室洗了把脸,对着镜子看自己哭成两只烂桃似的眼睛,略补了下妆,回到办公桌边坐下,拨打方玮的手机,服务台应答你所拨打的手机已停机。陈晓欣定了下神再拨何静的手机,殊料却听到了振铃声,她正想痛骂一顿,电话那头何静先叫了声陈姐,又说不好意思,她正在远东审计师事务所求职,就要进入面试程序了,录用与否她都会打电话告诉陈姐的 谢天谢地,她没和方玮同飞美国!探得了底细,陈晓欣平静了许多。她正打量着这满屋的办公设备时,有人在走廊上探了下头,接着敲了敲玻璃门。
陈晓欣见是物管部的,于是出来问道: 老张有什么事?
老张干笑一声说: 今年的房屋租赁合同你们事务所还签不签?方主任他不在么?
陈晓欣挤出一丝笑容说: 真是抱歉,方主任他不想续签合同了。
老张摸出手机拨打,随着电梯的升降声上来了一男一女。新客户是从事印务的,两人指点说只要将玻璃屏风上的铜字换掉,就是一套现成的印务公司业务部。当他们观看办公设备时,老张从旁说事务所虽然开了有半年,但没啥业务,这些机器还都是新的。那男的很内行地掀开打印机后盖,抽出硒鼓检查,见确实是新的,就拉老张到一边商量。没一会老张回身对陈晓欣说他们愿意盘下这套办公室,家具装潢和办公设备共补偿两万元。陈晓欣显得有点犹豫,老张开导说晓得当初用掉不止两万的,如果下家不要,这地板这磁砖还能撬走?这桌椅能搬到哪里去?电脑什么的搬回去也没用的。陈晓欣想想也是,于是就点了头。印务公司的人欢天喜地地随老张去物管部签合同,陈晓欣开始整理自己的私人物品。没一会两人回来,老张收了老合同,印务公司的人拿出来两沓钱。陈晓欣将钱放人坤包,道了声再见,就提着两袋私人物品乘电梯下楼了。
陈晓欣回到租住的小区门口,下车时掏出一百元,司机说找不开,她于是在旁边的报摊上买了份《法制良友》报。元宵节刚过,空气中还有些许鞭炮的火药味。陈晓欣在沿街的熟食店买了几样熟菜,在菜摊上买了一把芹菜、两个竹笋和一刀肉,然后乘电梯上楼。进了屋就听见电话振铃,陈晓欣一听是何静打来。问她面试得怎样,何静说下周就可以上班,陈晓欣让她来租屋陪自己吃最后的一顿晚餐。何静应诺,陈晓欣挂了电话,看矮柜旁还有一瓶红葡萄酒,于是淘米煲饭,切肉炖汤。等人时陈晓欣就躺在沙发上看那份叫做《法制良友》的小报。
下一篇:没有了